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秦时明月的博客

我手写我心,希望某一天,我能自豪地对自己说:我虽然很卑微,但能真实地活着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读书:〖用心歌唱的蝉〗   

2014-11-06 07:22:52|  分类: 随笔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读书:〖用心歌唱的蝉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用心歌唱的蝉

一次次见证村庄的过去和现在的是树。树已经遮天蔽日。我在童年歇息的树下,又看到了那只蝉。这是我曾经寻找的蝉,在树干与树枝的结合部,漂亮的蝉翼无法盖住那显得有点胖的黑黑的身子,在那个我流着汗的夏日的午后。
 
那只蝉从8月里飞来,又飞向8月去;从一棵树上飞来,又飞向另一棵树。从7月到8月,我和我的目光都在着力寻找。我找不到她,找不到她的形容。当我泄气不再寻找她的时候,我发现她在有点热的8月的午后出现,并且是在我童年的歇息的树上。当时,我表现出来的激动很强烈,就像夏日快速的雨点打在属于村庄的荷上,就像一只鸟看见了一粒饱满的谷子。
 
蝉歇定之后,我想到了一个问题,谁还会留意她呢?不就是一只平常普通的蝉?很多人很多眼睛在通往物质的路上,已经忽略了她的存在。在安静的村庄,她就像秋夜里的一场雨,来了就来了;就像某棵树上的一片叶,落了就落了,谁还会对一只不起眼的蝉留意呢?这是我跟蝉拥有的一片天一片地。
 
一只蝉自然地歇在树上,就像蝴蝶偎在花上。蝉把树当做花了,蝉在等待另一只蝉的出现,等待爱情出现。蝉的等待不露声色,我在蝉的等待里成长。在蝉的等待里,想着少年的快乐游戏。我没有惊动蝉。我也不会惊动蝉。从树下到树上的距离,足以产生美感,就像当年我歇在童年的树下。我的想法,一下子可以包容眼前的树和蝉,那么,树上的蝉也可以一下子装下它背后的我和她正抱着的树?
 
在我幼小的时候,就有爱蝉的想法。一直以来,并没有把一只蝉死死握在手里的动机。很多乐意捕蝉的少年,在我的眼里一个个远走他乡,多年后再不爱蝉再不听蝉唱歌,渐渐地成了我摇摇头叹息的对象。那只蝉是一种美丽的响器。
 
蝉发声了。起初是声声紧,一声比一声尖锐,一声比一声刺耳,慢慢地就弱了。有时嘎然而止,像村外高速路上汽车的紧急刹车声。很多人鄙视这种声音的存在方式,以为声音太粗糙了,没有细腻婉约的成分,无奈地生出讨厌甚至谩骂。我敢说,我没有!在这种叫声里,我大胆地走到树下,来展开我的爱情故事,来听蝉用心地歌唱。我在蝉的歌声里醉,我在蝉的歌声里走,我在蝉的歌声里悲痛,我在蝉的歌声里欢喜……
 
我很清楚,自己是蝉的最忠实也是最后的听众。我亦清楚,这不是一种软绵绵的声音。那只蝉的歌声能力透村庄,力透整个秋天,让整个秋天嘹亮。我发现,恰恰是这种粗糙的声音,让我回过头来不停地寻找我与之亲近的村庄。一路走来,也恰恰是这种声音,贯穿了我的人生。用心歌唱的那只蝉,我不知道,周围的人能否理解?
 
读书:〖用心歌唱的蝉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