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秦时明月的博客

我手写我心,希望某一天,我能自豪地对自己说:我虽然很卑微,但能真实地活着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梁卫星:直面“中国教育的惨淡人生” (作者:金莹 来源:文学报)   

2014-11-18 13:27:59|  分类: 社会纵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1993年大学毕业至今,梁卫星在高中语文课堂上已经站立了17年。如此长久地从事教师这个职业,是当初的梁卫星所没有想到的。因为,他当年之所以成为一名教师,只是因了“别无选择”四个字——农村出身,家庭贫穷,高考一般,读师范每月还能有补助。
  2008年,因《新教育读写月报》主编李玉龙的“撺掇”,这个执教多年的高中语文教师开始了长篇小说处女作的写作。近日,这本最终命名为《成人之美兮》的小说由花城出版社推出。“教书是什么?是成人之美。也就是说教书既要展示教育者的生命之美,又要成全受教育者的生命之美。”借书中人物之口,梁卫星道出了自己对教师这个职业的理解。
  
      “我一直都没有走出这困境”
  小说《成人之美兮》的内容简介这样写道:本书是第一部以教育为人生存在境遇的长篇成长小说。它以一个单纯无知的青年教师艰辛的成长历程为线索,生动形象地谱写了在时代困境之下,一批中青年教师为了追求生命的尊严和价值,为了寻求人性化的理想的教育,而苦苦探索、追寻,并在此过程之中,迷惘、挣扎、沉沦、蜕变、超越的人生活剧。学者钱理群将之称为,“中国教育的惨淡人生”。学者余世存则这样评价,“通过久违的思辨之美、日常的却惊心动魄的生活悲剧、动人的个体抗争和妥协等生命情愫,理解当代社会的品质及其人的成长的可能性”。
  看不出情绪的简介和评价词语里,沉淀并浓缩的却是梁卫星所经历过的大部分人生。“小说里写到的那些困惑、迷惘,挣扎、妥协与退让,都是我刚进入社会就经历过的,现在也仍在经历,我一直都没有走出这个困境。我身边的那些年青人亦无不如是,只是他们比我更能适应这个社会。他们的状态,使我更清楚地意识到了自身的无力与无奈,所以,我是悲观的,但我不能放弃,总是一边批判与抗争,一边又嘲笑自身在做着西西弗斯式的徒劳苦役。”他说,“我只是经由对教育的书写,试图探讨国人的整体存在深渊及其可能性。”
  困境一直存在,并激发思考。“在走上讲台后,我一直努力避免自己成为自己憎恶的人。作为一个老师,在我的课堂上,我尽可能给予了学生我所能给的最大的自由与尊重。”梁卫星说。写作则是大量阅读之后的副产品,二十多年来,他保持着一种驳杂而无目的的阅读习惯:“我其实从没有想过要发表文章,更不想成为小说家,但阅读古今中外的精神经典,反观置疑自己的人生,使我每时每刻都意识到自己所经验的人生,是不正常不合理的人生,我无处诉说这份深不可测的人生体验,只能通过书写来缓解内心的屈辱与不安。所以,我的文字绝大部分书写的是我对社会、人生、教育的观察与思考。”
  在自己的课堂上,梁卫星最大的挣扎在于自己的想法与考试之间的矛盾:“我若为孩子们的眼前利益着想,我必须放弃我的想法,我若为孩子们健康成长着想,我必须无视高考的存在;我若为自己的物理生存着想,必须放弃自己的想法;我若服从自己的精神追求,就得忍受我的做法所造成的巨大的生存压力。”多年的教学让他比常人更真切地体会到教育之痛,成长之痛,以及由此波及到的各种问题:“我的学生们承载着他们整个家族的希望,他们的存在取代了他们父母自身的生活,几代人放下自己的人生围着他们连轴转,只为了一个不可预期的家族梦想,他们在这种外人不能想像的压力下成长,精神还不曾发育就成了空壳,青春还未开放就成了残蕊。”他感慨。
  
        “我并不想创造什么艺术作品,只是有话要说”
  “多年从教,我只能说我在努力做一个不受学生憎恶的教师。”梁卫星说。从他的判断标准来看,成为一个“好教师”并非易事:“一个好的教师,要有以普世价值作为依托的教育理想,要有广博的知识与学术,要有深刻的现实感与历史感,要有成人之美的勇气、决心和能力,要有终身阅读思考的习惯。这是中国校园里最缺少的教师,我希望自己能成为这样的教师,我正在路上。”
  在《成人之美兮》中,梁卫星为自己笔下的人物建立了一个相对理想的教学方式。但对身处现实的他而言,这个方式根本不可能普及,“我自然在课堂上有过类似的实践,但并不如海老师那样全面、完整、深入,我总是有很大的妥协。这使我的理想教育只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。”
  梦想是什么?作为一个教师,“我的理想教育其实很简单,就是向学生传递做一个个体独立的有尊严的不同于任何他人的人,做一个有责任感的共和国公民。”但这显然不是一个轻易言说和实践的理想。
  在教育问题日益成为社会大众关注的焦点之时,《成人之美兮》写出了“圈内人”之痛,让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审视这一问题:“对教育发言是每个人的责任,无论这个人身处哪个圈。但的确有很多人的言论义愤大于理性,他们把太多的责任归咎于普通教师。而身处这个圈子,我深知,普通的一线教师只是教育圈里的弱势者。”梁卫星说。
  即使努力振聋发聩,但在某种程度上,梁卫星的内心还是悲观的。《成人之美兮》的结局有些黯淡,被他赋予最浓重理想主义色彩的两个老师,最后只能从校园消失:“理想在我们的存在境遇里从来都是倍受挤压与扼杀的,原稿的结尾更为灰暗,这就是我们存在的逻辑必然。这样处理,我以为是对真实的尊重,我们只有这样的教育与人生。我并不想创造什么艺术作品,我只是有话要说,我得保证我说的话是真实心声。”
  而小说之外,梁卫星还有太多的情感没有表露。小说里的文字经过沉淀,已显得平静,其它文体中的梁卫星更加纠缠、灰暗、愤怒、痛苦:“我从不无病呻吟,更视那种示众自己的悲苦以获取同情怜惜的做法为卑劣。我的文字更多关于我对世界的观察与体会。我想,我活着,正是要记录下我所能见到感受到的这些不合时宜的哀痛,使这些苦痛的呼号与呻吟变成紫色的砂子,牢牢地嵌入高贵先生们以无穷的苦难为原料编织而成的黄金拼图。我希望这悲苦的紫色成为他们黄金拼图里最不和谐的颜色,给他们不安与烦心。”
  第一部《成人之美兮》出版了,梁卫星还在继续。他将试着以学生为主角,准备创作《成人之美兮》第二部:“我仍然会继续书写我的存在处境。希望所有的教育读者都能对号入座,从而反思自己的存在处境,并起而抗争。希望所有的非教育读者都能实实在在地关心教育,并能促进教育的彻底改变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